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聂卫平 “棋圣”称号让我不安了几十年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4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三国演弈

  日本棋手意志力薄弱

  中国围棋界有个传统,不管是围甲联赛还是世界大赛期间,总会在当地安排讲棋或指导棋活动。只要时间允许,聂卫平都会参加,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孩子了解、喜欢围棋。“今年因为疫情没怎么出来。去年比赛多、活动多,一个月得有超过半个月在外面。”聂卫平说。

  新京报制图/师春雷 【编辑:张奥林】

  A14-A15版采写/新京报首席记者 孙海光

  围甲复工

  北京时间8月24日凌晨,拜仁慕尼黑1比0战胜巴黎圣日耳曼拿下欧冠冠军。吃早饭的时候,知道比赛结果的聂卫平有些失落,第一,他记错时间错过了直播;第二,他喜欢的大巴黎输了。

  聂卫平表示,从纯技术角度,中日韩三国差距极小,甚至说没有差距。日本围棋之所以没落,跟棋手心态有很大关系,“你看看井山裕太(日本围棋第一人),他的棋其实也挺厉害,有力量、有计算力,也继承了日本围棋大局观的优点。但不管是井山裕太,还是其他日本选手,只要跟中韩棋手一下,精神上感觉差一截。”

  专题图片/新京报首席记者 孙海光

  聂卫平性格豪爽,每每聊起足球更是兴起,“炮轰”中国足球的语录多次登上微博热搜榜。不过聂卫平没有手机,不用微信也不玩微博,更不清楚还有热搜榜。他的微博多是由他口述,工作人员再整理发布,他不去看文字,也不关心网友评论。

  1988年3月26日,星期六,聂卫平至今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。那一天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、中国围棋协会名誉主席方毅为聂卫平颁发“棋圣”证书,以表彰他在中日围棋擂台赛取得的成绩。

  围棋比赛中,最微小的胜负差距为半目,柯洁这场比赛正是半目险胜。看着弟子艰难摘下胜果,聂卫平连喊了三声,“好!好!好!”

  在他看来,柯洁与朴廷桓的终极战,与其说比技术不如说比抗压能力,“咱先不说技术,这样的局面下能扛住,发挥出水平是很不容易的。”

  1985年,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诞生,这项赛事在世界围棋史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。首届比赛,中日各派8名棋手。弈至最后,日本队还剩下小林光一、加藤正夫和藤泽秀行3位超一流棋手,中国队只剩下时年33岁的主将聂卫平。

  1985年8月27日,聂卫平迎战小林光一,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穿着西装,而是穿了一件印有“中国”字样的红色运动服。聂卫平回忆称,当时围棋队并没有这样的运动服,他专门跑去国乒队借了一件,回国后又还给了对方。

  与申真?相比,李维清、谢科、丁浩、屠晓宇、王星昊等中国00后棋手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不多,经验值和自信心上略差一些。围甲第5轮发布会,两个月前刚拿下新人王的屠晓宇被问及世界冠军梦想时,17岁少年称实力和经验都还有很大差距,要向老师们多学习。

  聂卫平旺盛的精力与其规律的作息分不开。2013年直肠癌手术后,他改变了很多生活习惯,不再熬夜,作息规律了很多,“本来睡眠不太多,感觉现在比以前多了不少。”

  偌大的对局室内,背着手,踱着方步的聂卫平像极了考场里的监考老师。中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打趣称,“聂老往边上一站,棋手们压力都很大。”

  “从绝对水平来说,日本其实也不差。但日本这拨棋手在意志方面肯定是有问题的。”聂卫平指出,下棋除了技术,精神层面也非常重要,“日本棋手的意志力差,关键时候就顶不住了。”

  足球运动员也一样,如果大局观一般,球一传就传死胡同里去了。

  柯洁关键时刻顶得住

  前3届中日围棋擂台赛,聂卫平豪取9连胜,连斩日本藤泽秀行、大竹英雄、加藤正夫3位主将。中国围棋就此包揽前3届擂台赛冠军,这被视为中日围棋史的转折点。

  向我学习“二两刚刚好”

  聂卫平 “棋圣”称号让我不安了几十年

  自此,聂卫平成了“聂棋圣”。“这个事情,我得意了几十年,也非常不安了几十年。”聂卫平称当时年少轻狂,面对“棋圣”称号心安理得,之后才慢慢意识到国家给予的奖励和肯定有多高。

  2002年中国足球进军世界杯后,聂卫平一高兴开了一瓶珍藏多年的茅台孤酒。这之后,中国足球屡屡冲击世界杯未果。一次跟媒体聊天时,聂卫平打趣称,后悔当年开了那瓶好酒。

  无论是作为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,还是民生信用卡北京队总教练,聂卫平一直关注着围甲。受疫情影响,本赛季围甲两度延期、推迟4个多月后才在浙江长兴开赛。

  围甲第4轮,休战的胡耀宇陪聂卫平在研究室摆棋,“摆了那么长时间,我都有些体力不支,还出去补充了点甜点。聂老还一直在摆棋,精力十足,值得我们学习。”

  “那儿怎么多了一个(子)?你把我吃了我肯定看得见,你不能连走两步呀。”8月26日下午,聂卫平现身长三角少儿围棋夏令营参加指导棋活动。或许是太紧张,与聂卫平对弈的一名小棋手不小心连走两步,被他发现后好好上了一课。

  曾向国乒队借国字号队服

  这之后,申真?状态爆棚,豪取韩国国内多项大赛冠军。围甲联赛,代表苏泊尔杭州队出战的申真?前5轮保持全胜,主将对决连胜时越、江维杰、芈昱廷、李维清、陈浩。

  聂卫平的另一大改变是控制饮酒。棋迷皆知聂卫平海量,但如今棋圣成了“聂二两”。今年生日前,女儿聂云菲给聂卫平定做了一款酒,每瓶二两。“我现在喝酒就是二两,以后也不会超过二两。”聂卫平笑称,现在大家都叫他“聂二两”,“我建议大家都向我学习,别喝那么多,喝多了容易醉,晕晕乎乎容易出事,二两刚刚好。”

  作为一项经典赛事,中日擂台赛持续了11年,中国围棋拿下7冠的同时也打破了日本围棋的垄断局面。之后,富士通杯、应氏杯等世界大赛应运而生。1989年,韩国曹薰铉九段在首届应氏杯决赛中3比2战胜聂卫平,引燃韩国围棋热潮。自此,世界围棋进入中日韩三国鼎立时期。

  这个事情(“棋圣”称号),我得意了几十年,也非常不安了几十年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,中国围棋和中国女排所取得的成绩和影响力已然超越了体育范畴,“聂卫平”这个名字成为全民偶像和时代英雄,影响力不亚于当年5连冠的中国女排。

  时间倒回三四十年,日本围棋一家独大。如今,中日韩格局很明朗,中国整体厚度占优领跑,韩国紧随其后,曾经的围棋主宰者日本则已落后几个身位。与“日本六超”抗衡多年的聂卫平直言,日本这拨年轻棋手意志力有问题,遇到中韩棋手总是未战先怯。

  柯洁这小伙子,不管身上有多少缺点,在场上这股劲儿太出色了。

  围甲前3轮,浙江队棋手檀啸九段一胜难求,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。第4轮巡场时,聂卫平不动声色地出现在檀啸身边,后者见状连忙拿起扇子扇起来。其实,对局室的温度很低,不远处的柯洁尚需不停喝热茶暖身。

  夺农心杯

  “这盘棋压力太大了。”前3届中日围棋擂台赛,聂卫平都以主将身份战至最后一刻,深知柯洁承担的压力,“前面的棋手,输了关系不大,后面还有很多人。但主将不行啊,一输后面就没人了。”

  8月24日至9月1日,2020华为手机杯中国围棋甲级联赛第一阶段在浙江长兴进行。每天11时开赛时,聂卫平总会准时出现在对局室,神情严肃地巡场。

  铁杆球迷

  战至第3阶段,日韩均只剩下一名主将,中国队则还有4位世界冠军没出场。但第3阶段复赛后,韩国主将朴廷桓九段连胜日本主将井山裕太九段,以及中国队芈昱廷、范廷钰、谢尔豪3位世界冠军,一波4连胜硬是逼出了中国队主将柯洁。

  尽管开赛有些仓促,但新赛季围甲依旧保留了常规赛+季后赛的赛制,并史无前例地每天安排赛后发布会。前两轮,代表北京队参加发布会的是柯洁和范胤。

  本赛季,屠晓宇转投北京队出战围甲,成为聂卫平帐下一员。听罢屠晓宇发言,一旁的聂卫平笑了笑,“屠晓宇,你这发言太谦虚了,可以更自信一点。如果想拿世界冠军,就说出来,没关系嘛。”

  “聂棋圣”

  35年前的8月27日,聂卫平在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战胜小林光一,打破了日本超一流棋手不可战胜的神话。前3届中日擂台赛,聂卫平豪取9连胜,连胜藤泽秀行、大竹英雄、加藤正夫3位日方主将,世界围棋格局从此改变。1988年3月,聂卫平被授予“棋圣”称号。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聂卫平称,这个称号让他诚惶诚恐了几十年,“这个事情,我得意了几十年,也非常不安了几十年。”

  从绝对水平来说,日本棋手其实也不差,但在意志力方面有问题。

  聂卫平一直关注着这盘棋的走势,“柯洁在中盘有一定优势,但这种优势在高手之间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。”聂卫平说,用不着一个昏招,哪怕是半个昏招,都能让这盘棋转瞬输掉。

  新赛季,北京队阵容变化不大,拿分依旧得靠主将柯洁。北京队前6轮保持全胜,但其中5轮都是靠柯洁主将胜才艰难拿分。“柯洁的身价跟外援差不多。如果柯洁赢了,其他3个输了,那我们是钱花出去了,效果却没有,这是最亏的情况。”聂卫平称围甲无弱旅,没有哪一轮能轻松赢下,“北京队要是再多两个柯洁就好了,就没那么着急了。”

  应该说是在全国体育项目中,我们(围甲联赛)也是搞得不错的。

  柯洁的这场胜利着实给恩师聂卫平长了脸,“柯洁这小伙子,不管身上有多少缺点,在场上的这股劲儿太出色了。而且看得出来,他现在成熟了很多。”

  建议大家都向我学习,别喝那么多,喝多了容易醉,二两刚刚好。

  “疫情嘛,所有体育比赛都停下来了,为了全国人民的健康,这个没什么可说的,大家都可以理解。”聂卫平称,在复赛复工的大背景下,围甲作为继CBA、中超后第3个开赛的全国大型甲级联赛,说明国家体育总局对围棋很关心、很重视,“有的赛事想开赛都不一定开得了,应该说是在全国体育项目中,我们也是搞得不错的。”

  围甲开赛前一天,中国围棋刚刚拿到农心杯世界围棋团体锦标赛第8冠,但一波三折的过程却是包括聂卫平在内的围棋人事先想不到的。

  众人皆知聂卫平喜欢足球,他和足球的故事也很多。学棋前,聂卫平最先接触和喜欢的项目就是足球,他跟年维泗、容志行、高丰文、戚务生等足坛名宿关系很好。

  每次外出观摩比赛,想要找到聂卫平很简单,不在房间就是在研究室摆棋。年近七旬的聂卫平精力旺盛,摆起棋来的劲头不逊年轻人。这一点,38岁的胡耀宇八段深有体会。

  第3轮,聂卫平突然出现在发布会现场,这让新闻发言人华学明和现场记者都很惊讶。“以后就这样,2比2赢(主将胜)我就不来了,3比1我就过来,得要点面子。”聂卫平话音刚落,台下已是笑声一片。

  “要大书特书表扬杨鼎新,7连胜太困难了。这个阶段开始前,我们都认为大局已定。杨鼎新7连胜打下的基础太好了,人家看着都受不了。”30多年前成名于中日围棋擂台赛的聂卫平很清楚,7连胜在这种赛制下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没搞对日子,就没看成。要是知道是哪天比赛,我肯定会看的。”68岁的聂卫平现在极少熬夜,但有足球比赛的时候除外。

  不过,也有例外。谢园去世那天,聂卫平逐字逐句写了一条微博悼念好友。“谢园的去世,我惊愕、惊讶,非常痛心。”说到谢园,聂卫平往宽大的沙发上一靠,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没说话。“谢园对围棋的热爱已经进入痴迷状态,作为一个爱好者,别人是做不到他这样的。我真的很怀念谢园。”聂卫平说。

  聂卫平变了,也没变。声音依然洪亮,头发依然像是从没打理过,接受采访时依然聊着聊着就眯上了眼睛。在外界眼中,他还是30多年前的那个“棋圣”聂卫平。

  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聂卫平曾谈到围棋与足球的关系。“国足现在学围棋,可能还有点希望。”聂卫平称,围棋和足球有一个共同点,都是特别讲究大局观,“一个大局观很差的人,即便是职业棋手,水平也高不到哪儿去。足球运动员也一样,如果大局观一般,球一传就传死胡同里去了。”

  看着农心杯上大放异彩的柯洁,聂卫平仿佛看到了当年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上豪取9连胜的自己。

  棋手见“监考官”打扇子

  踢足球也要有大局观

  与“日本六超”对弈多年,聂卫平称小林光一、加藤正夫、武宫正树等日本老一代棋手要自信得多,“现在这些日本棋手,自信都没有,老觉得一碰中韩就不行了。”

  最终,聂卫平执黑两目半战胜小林光一,这是中国棋手第一次战胜日本超一流棋手。之后,聂卫平再胜加藤正夫、藤泽秀行,中国队拿下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冠军。

  至于中韩,聂卫平称中国围棋优势胜在厚度,韩国以申真?为代表的00后棋手则在高度上有一定优势,“申真?年轻呀,参加比赛多,经验很丰富。”今年2月,申真?在LG杯决赛中2比0战胜朴廷桓,成为首个赢得世界冠军的00后棋手。

  控制饮酒

  农心杯赛制有些类似当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,中日韩每方派出5位棋手,相互攻擂直至产生冠军。农心杯前半程,中国队先锋杨鼎新九段一度连胜日韩7员大将。